用户名 密码
记住我
发布法律咨询 回复法律咨询 加入收藏

上海练车30天拿安徽驾照:谁给黑驾校“踩刹车”
栏目分类:其他案件   发布日期:2015-12-12   浏览次数:

仅付5000元,上海本地练车,30天内包你拿到安徽驾照,一年后即可转上海驾照面对如此便宜、快捷又轻松的学车模式,家住浦东川沙的王女士怦然心动。可9个月后,她才通过交通法规、安全知识等理论考试关(即科目一),仅摸了10分钟方向盘。当她觉得自己可能上当要

“仅付5000元,上海本地练车,30天内包你拿到安徽驾照,一年后即可转上海驾照……”面对如此便宜、快捷又轻松的学车模式,家住浦东川沙的王女士怦然心动。可9个月后,她才通过交通法规、安全知识等理论考试关(即科目一),仅摸了10分钟方向盘。当她觉得自己可能上当要求退钱时,对方一口回绝。更让王女士胸闷的是,她想投诉“黑驾校”,却发现似乎“无门”。

  本市驾校培训市场中,类似的违规驾校还有吗?他们是如何浑水摸鱼的?在损害学车族权益的同时,还给城市安全带来哪些隐患?

  练习仅两天,每天最多5分钟

  王女士告诉记者,去年5月她在网上浏览时,看到新川路980号“六安驾校”的学车广告,于是拨通了对方电话。一位张先生在电话中热情介绍:教练、学员一对一,随到随学,包教包会,且一个月内就能拿到驾照。驾照虽属安徽,但一年后就能转为上海。

  王女士心动了,数天后,她到现场准备签约;却发现堂堂驾校居然开在小烟杂店里,这让她多少有点犹豫。于是她先交了2000元,张先生给了她一张没盖任何章的手写收据。此后,无论王女士一次次要求抓紧学车,张先生总回应:没空,要考试了会通知你。

  3个月后,王女士踏上了前往安徽六安的大巴,参加科目一考试。同去的有30多位学员。途中,每人被要求缴纳300元来回车费,没付清学费的要立即付清余款,否则就不让考试。王女士无奈,付清了全款。

  科目一考罢后的半年内,王女士一次都没上过车。今年春节前夕,她忽然接到通知,被要求到当地参加倒桩和场内驾驶(即科目二)考试。考前两天,在当地一个驾校练习场内,20多名学员共用一辆车,王女士说每人每天最多只能开5分钟的车,两天练习不超过10分钟,这怎能过关?王女士提出“不学了”,要求退费,遭到拒绝。

  社会车辆充当“教练车”

  同样是“六安驾校”,与寄居新川路小烟杂店内相比,莘浜路280号这家显然高端、大气多了。10月13日下午,记者来到现场。沿街门楣上,大红色的“六安驾校上海报名处”十分醒目,“六安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”的招牌黑白分明,“无需排队、65天拿证、包学包会、可分期付款”的条件更是诱人。

  记者欲进店,可门锁着。记者拨打招牌上的手机佯称学车。对方自称“小管”,现正教他人“练车”。在其指点下,记者在九亭地区的“文浦路”上,找到了正在教人“练车”的小管的叔叔老管。文浦路长约300米,四车道路面上,除了标注机非隔离线外,还被另划了倒桩等车辆练习用线。7辆社会车辆或调头、或倒车,练习得正忙。老管在一辆缓缓后退的车牌为“皖N·TX509”的黑色奇瑞轿车车外,半个身子倚着车门,由外而内帮学员把持方向盘。而根据规定,教练车车牌须挂有“学”字,且副驾驶座下有刹车踏板,学员驾车若有紧急情况,坐副驾的教练即可踩下刹车,防止意外发生。记者就此提出异议,老管称:要那干嘛,这样学车更具实践性。

  当晚20时,小管约记者到莘浜路“六安驾校”内“面谈”。据他介绍,学车价5800元,内含办理六安暂住证500元、体检费200元、场地模拟费100元;且当地考试内容简单,过关容易。以科目二为例,上海要考9项,当地只要考5项。记者环顾四周,在一不显眼处扫到“华安驾校”的字样。小管见无法隐瞒,称自己是“六安市华安驾校驻上海市办事处莘庄报名处”。

  次日,记者查看六安华安驾校官方网站,并拨打其服务热线。对方称,上海等外地学员可在华安驾校报名,但需到当地参加培训、考试。记者问其是否在沪设立报名机构并在当地培训时,对方称:不知道,你自己判断。

  对外来“黑驾校”处置有难度

  记者联系了六安市运管部门,分管驾校的驾培科工作人员明确表示:六安全市有30多家正规驾校,不会从事异地培训。以“六安驾校”名义在外培训的,都是不正规的私人行为。

  《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》明确规定: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应当在注册地开展培训业务,不得采取异地培训、恶意压价、欺骗学员等不正当手段开展经营活动,不得允许社会车辆以其名义开展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经营活动。如果外地驾校直接在沪招生,且在外地培训和考试,不涉及异地经营问题;但如其在沪培训,则属于异地经营,属于违规。对于这类违规经营的“黑驾校”,当地和本市有关部门都表示“处置有难度”。

  王女士发现上当要求退费遭拒后,就向当地和本市多个部门投诉。六安方面:交警称事发地在上海,不归他们管;工商称公司不在当地注册,无法管。本市方面:工商部门确认王女士与六安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签订了《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中心协议书》,可该《协议书》中的落款方是“六安驾校驻上海培训中心”。经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“六安驾校驻上海培训中心”并无显示,因此无法查处;而交通部门查实,王女士学车协议上的“驾校”地址在本市奉贤区新四平公路468弄内,注册名“上海闵邦汽车服务有限公司”,该公司并无驾驶员培训经营业务的行政许可,仅替六安的驾校代理学员报名。按目前法规,交通执法部门无法对其处罚。

  记者手记

  努力编织交通管理的“大网”

  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:外来“黑”驾校无正规教练、无合法车辆、无规范场地、无培训资质。由于学车人属无证驾驶,不但要承担极大的法律责任,一旦发生交通事故,还根本得不到保险理赔。这既无法保障学车族安全,还危及城市道路交通安全,扰乱了市场正常经营秩序。

  记者从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获悉,今年以来,已查处了11起外来驾校在沪招生、违规培训案件,而去年全年仅3起。

  业内人士呼吁,除了针对性地增加查处手段、依据,协调渠道,与外省形成联动监管机制外,还应统一各地的考试项目、评判标准。各地公安车管部门在受理异地学员申请时也应严格把关,不能简化操作流程。对于在本市设立报名点的外来驾校,工商部门也可通过核查其经营资质等方法,从源头上取缔无证经营。倘能编织交通管理的“大网”,且网眼尺寸统一、规范,那么,异地学车、异地上牌、异地肇事等交通难点的解决自然就顺畅多了。

这些是最新的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6-2017 求法问律 版权所有   鲁ICP备16001063号-1   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反馈 | 联系方式 | 原创投稿 | 网站地图 | 代写文书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