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 密码
记住我
发布法律咨询 回复法律咨询 加入收藏

“常回家看看”与征信 挂钩彰显法治善意
栏目分类:经典案例   发布日期:2016-04-13   浏览次数:

《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》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,在精神赡养方面重申家庭成员常回家看看的规定,并进一步明确,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,家庭成员要常去院看看。如果子女等家庭成员拒不探望老人,老人可以提起诉讼,要求他们履行探望的义务,上海的法院

《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》今年5月1日起开始实施,在精神赡养方面重申家庭成员“常回家看看”的规定,并进一步明确,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,家庭成员要“常去院看看”。如果子女等家庭成员拒不探望老人,老人可以提起诉讼,要求他们履行探望的义务,上海的法院也可以根据老年人的起诉,做出相关判决,要求子女回家或者到养老机构探望。如果当事人拒不执行这一生效判决,相关信息将会归入信用平台,对当事人的工作与生活都将带来一定的影响。如何看待“常回家看看”与个人征信挂钩?如何更具可操作性?本期“读者参议”对此进行热议,敬请关注。

——编者

不孝入失信名单 的样本意义

■ 斯涵涵

揆诸当下,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生活节奏不断加快,匆匆忙忙的脚步将探望老人的时间挤压得日渐逼仄。另一方面,物质丰裕的同时传统道德却出现滑坡,虐待父母、啃老,不尊重长辈的现象屡见报端,比如有一些不孝子女,将父母视作“包袱”,往养老院一扔便不再过问,让父母望眼欲穿。殊不知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,由于身处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,对子女和家庭成员前来探望的需求非常强烈。如果子女再不愿探望,不尽孝道,势必会让老人产生老了不中用、被遗弃的沮丧之感,会令老人的身心遭遇暗伤。如果子女等家庭成员拒不探望老人,又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,相关信息将会归入不良信用,对当事人的工作与生活都将带来一定的影响,这些措施将对不孝行为产生强大的震慑、遏制作用。

2013年7月我国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开始实施。从两年多的实践来看,该法从多个层面推动了老龄事业的发展。老年群体逐渐意识到子女孝顺不仅是家务事,也是法定义务,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利用法律路径解决自己和子女的纠纷,维护合法权益,越来越多的子女也日益规范自己的行为,不仅注重对老人的物质赡养,也注重精神赡养,“常回家看看”不再只是一首歌谣,而是一种守法行为。

当今社会,早已迈入老龄化阶段,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面临严峻的养老问题, 但我国老龄事业还处于发展初期,在思想认识、制度设计、配套规定、财政支持、基础设施建设、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等方面仍不适应老龄化形势发展和老年人需求,法律实施中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。《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》从实际出发,特别规定,对长时间未探望老年人的家庭成员,养老机构可以提出建议,督促其前往探望,将“常回家看看”细化到“常去院看看”,对老年人的一系列权益进行立法保护。强调了子女对年老父母的赡养责任,鼓励老人勇敢维护自己权利,处罚不孝行为,给予老人以法律上和征信系统方面的保障,营造尊老爱老的良好氛围,值得肯定。

“百善孝为先”, 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法律支持传统美德,而传统美德也对立法提出要求,从鼓励、倡导、督促出发,设定条文,“常去院看看”及“常回家看看”就会逐渐转化为公民的一种守法自觉。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,既要为老年人提供各种服务与保障,又要充分发挥法律、征信等多种力量,规范不孝行为,弘扬传统美德,大力开展家庭养老责任实现途径的专题研究,激发子女、家属、社区和社会的作用,使其成为老龄化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
纳入失信平台有助“常回家看看”落地

■ 堂吉伟德

2013年7月1日起,新修订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实施。新法特别强调,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,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。而在当天下午,无锡就出现了首个判例,被告人被判需至少每两个月到老人居住处看望问候一次。不过这个判例却引发了“如何落实”的质疑,因为其最终未能回答的问题是,如何确定当事人已执行,若是不执行又如何处理?

孝心入法,本是一件好事,若是不具有操作性而落空,仅有法律上的倡导与强化,那么就无疑于道德与法律的混淆。正因如此,对于“常回家看看”入法,应当有“促进落实”的思考与探索。在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存在缺陷的情况下,地方立法对其进行补强,则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。《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》规定,对已经生效的法律判断,当事人若不能执行而将其纳入“失信平台”,属于制度上的破题。

一者,纳入失信平台有助于提高落实率。依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》的规定,法院会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,向政府相关部门、金融监管机构、金融机构、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,使其在政府采购、招标投标、行政审批、政府扶持、融资信贷、市场准入、资质认定等方面受限,当然对于普通人而言,最直接的影响则是乘高铁、坐飞机、住商务宾馆都将受到限制,可以说是一处失信,处处受限。2014年召开的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化建设现场会透露,自人民法院利用信息化手段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以来,就可以让20%的老赖主动履行责任。

二者,纳入失信平台是道德手段的约束。如果说不回家看看本质上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,理应优先由道德手段来约束与促进,那么在传统的舆论压力失效的情况下,让更具有兜底性的诚信体系发挥作用,不失为“以道德手段促进道德行为”的正确考量。其实,法律与道德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,法律本身就是带有强制性的道德,因而以法律途径纳入“黑名单”,可以有效弥补其道德性不足的短板。一个人“有法不依”是一种双重失信,一方面是对法律规定本身的违反,另一方面则是对道德要求的背离。

综上所述,子女拒不回家看看或影响当事人信用,其制度善意值得肯定,其创新做法也值得期待。不过徒法无以自行,纳入平台之后依然还需要“跟进机制”,既要解决纳入的入口问题,又要考虑最后的出口问题。比如谁来判定,如何判定,都应有技术上的辅助手段,然后在当事人执行之后,如何从失信名单中除名,除名后若“状态依旧”又如何处理,都离不开更为完善的制度安排,如此才能让“常回家看看”的法律要求,因为监督手段的完善而落到实处。

常回家看看要突破执行和监管困境

■ 王军荣

新《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明确规定,家庭成员应关心老年人精神需求,不得忽视、冷落老年人。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,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。“常回家看看”入法,却不被公众看好。“常回家看看”对于一些人来说,很难实现,面临的现实困难很多。既有时间的障碍,回家看看需要要足够的时间,也有经济上的障碍,有些外出务工者离家千里,为了省钱,他们一年甚至几年才能回一次家。更有交通工具的障碍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因为“常回家看看”难以顺利实现,这也使得“常回家看看”一定程度上成了“观赏性法律”。不过,虽然难以现实,却并不代表着“常回家看看”入法没有意义。

实现“常回家看看”,虽然有难度,但需要争取条件实现,因为“常回家看看”有利于老人的身心健康,也有利于中华民族传统的孝道精神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上海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。其实,上海的做法是将“常回家看看”细化,更具操作意义。一方面是主要针对入住养老机构的老年人,另一方面是老人提起诉讼,在这样的情形下,如果当事人拒不执行已生效的判决,相关信息将会归入信用平台,换言之,这是对拒不回家看看的惩罚。现在老人入住养老院的不少,但能够“常回院看看”的不多,这让老人更觉得难受。当老人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,谁来帮助老人?只有法律。因此,法律应该更加细化,要不断增加惩罚措施。这才会使“常回家看看”真正落地。

一边是老龄化速度节节攀升,另一边是因“空巢”而衍生的家庭悲剧、社会悲剧越来越多。使“常回家看看”更具有可操作性。这首先要突破监管和执行的困境,法律需要明确。明确哪个部门主管,明确哪个部门监管,而子女若不能“常回家看看”,是民不告官不理,还是司法主动介入?不能“常回家看看”,又应该受到什么处罚?这些,法律都应该作出具体的规定;其次,要不断增加惩罚措施,逼使那些拒不回家看看的子发女能够回心转意。

“孝敬父母”本不需要如此强制

■ 子瑜

从马斯洛人的需求层次理论不难发现,生存是人们追求万物的基础和前提。所以,人们往往都会倾向于去机会多、收入高的发达城市提升自身的物质幸福指数。而在外打拼也就意味着会以减少在家时间为代价,不能常常陪伴父母身边。如何行孝成了许多年轻人的苦恼。

自今年5月1日起,即将实施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重申了关于精神赡养的规定,把“常回家看看”和“常回院看看”跟人们的信用值挂钩,在“孝敬父母”的大门上又多挂了一把枷锁。不是说这样的规定不好,而是说“孝敬父母”本不需要如此强制,让子女心情沉重地推开家的大门。

有的人认为跟父母难沟通,习惯了“报喜不报忧”的交流方式。而在独生子女“大行其道”的今天,不少父母十分热衷参与子女的生活,比如“催婚”。中央电视台曾经播放了一则街头老人的采访。采访中,老人认为凡到适婚年龄却不结婚的子女,都应该被判刑。所以,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子女把回家当做一种负担。

儿女“常回家看看”,靠的是自觉自愿,而非强制,否则,“人虽来,心不在”。《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》重申家庭成员“常回家看看”,但回家如何看,却难以操作。比如人虽然回家了,但对父母冷脸相待,坐不了几分钟就离开了,这也算是回家看父母了?

沟通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。父母有接触新鲜、时尚元素的权利,作为子女,我们正是他们投资回报的产物。把父母拉进朋友圈,让他们慢慢了解我们的生活,我们的需求。不要小看爸妈的幽默指数,有时他们惊人的评论会为朋友圈增色不少。“常回家看看”不是一种仪式,更不是一个法律责任,而是心底最富裕的幸福。

相关内容
这些是最新的
热门排行
Copyright © 2016-2017 求法问律 版权所有   鲁ICP备16001063号-1   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反馈 | 联系方式 | 原创投稿 | 网站地图 | 代写文书 |